利艾一生堆||利受天雷

【利艾】《关于一不小心就被将军拐走了》

一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将军利 x 医生艾【噗】

•HE撒糖向

•轻微ooc

•由于是半架空的,所以有什么奇怪的bug请忽略吧蛤蛤蛤蛤
如不介意,请往下拉,下拽,下拖。。

《《《《《《《》》》》》》》

“喂!三笠!”远处模模糊糊的传来好友的声音,树下摘着橡果的少女微微转过头,被阳光刺的半眯的黑色眼睛看着跑过来的好友。

“呐,阿尔敏,跑这么快可是会晕倒的啊。”三笠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看向好友跑来的方向,顺手将自己头发上夹杂的橡树叶子摘下。

“三笠,不好了!”金发的少年终于气喘吁吁跑近了,来不及休息一下喝口水就再度跑向少女,重重的将双手搭在少女的肩上,力气之大甚至都打翻了三笠手里装橡果的篮子,一双湛蓝的瞳子写满了紧张和无奈。

“到底怎么了!”三笠看着阿尔敏样子很是疑惑,伸出手擦了擦少年额前的汗珠,这家伙怎么会这么慌张?

“艾伦。。。艾伦他,艾伦他又被将军掳走了。。。。”阿尔敏粗粗的喘气,艰难的说。

少女的脸瞬间黑沉下来。

“喂!三笠你等等我啊!”阿尔敏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少女已经飞快的像某处狂奔而去,顺便带起了一阵阵恐怖的飓风。速度之快少年只能隐隐约约看见远处翻腾的一抹红色。

“唉.....”

皇城 将军府。
“阿克曼将军,我只是奉命过来帮您查看伤口的,现。。现在您没多大事,所以,我该回去了。”少年青涩清脆的声音夹杂着些许颤抖。“还有,阿克曼将军,请您放尊重点。”

“嗯?不要那么着急走嘛,耶格尔医生。不如。。”坐在软椅上的男人轻声笑道,手也从少年柔软的白色医袍慢慢的往下滑,微的力道使少年身上整齐的医者袍留下浅浅的手指痕迹。最后,那只不安分的手暧昧的停留在少年腰际。“吃顿晚饭再走可好,聊聊我的病情?”

“不要。。不要开玩笑了!我,我还有其他的病人!可没有时间陪您吃晚饭。”少年羞红了脸,翠色的眼睛写满了慌乱和羞涩。那只手还在他腰上不轻不重的抚摸着,那种陌生的触感使少年微微的颤抖。

“嗯?真的嘛,可是你是我的御用医生啊,不应该先关心我的么。”利威尔看着怀里的少年面红耳赤的摸样,不由得坏心眼的加重了手里抚摸的力道,然后满意的看到了少年脸红的几欲滴下血来的表情。

“不要这样!阿克曼将军,我,我要告辞了!”少年慌乱的后退,抬脚想要马上离开这个让他产生陌生感觉的地方。

利威尔看着少年后退的慌张,心里玩心大起。伸手一捞,还没有踏出几步的少年便被一道怪力扯的连连后退,最终狠狠的倒在身后男子的怀里,后脑勺用力的砸在身后人结实的胸口上。

“哟,耶格尔医生,你这是打算欲拒还迎吗?”利威尔伸手搂住少年的腰,抬头靠近少年的耳边痞气的呼气,调笑道“这么主动小心引火上身啊,嗯?”

“喂!你够了啊!”

艾伦•耶格尔,是名满京城的一名医者,因为出生于医药家族且极有天赋,所以以15岁的超低年龄就达到了皇家御用太医的职位荣誉。

不仅如此,艾伦本人也长的格外讨喜,嫩生生的皮肤,柔软的棕色发丝,最重要的是一双嫩绿的眼睛就像最纯净的绿祖母宝石,这让很多年长与他的女性母性大发,甚至在私底下讨论以后会是哪家的小姐有这本事可以嫁与这位小医生。艾伦本人对此事很不在意,每天重情于医药间的种种搭配,或者很发小阿尔敏,三笠一起上山采药,小日子也过的相当惬意。

可是最近,艾伦有一件十分头疼的事情,就是来自关于那位铁血将军,利威尔的性骚扰。
 
本来这两人是丝毫沾不上关系的的,一位是名声鹊起的名医,一位是征战沙场的护国将军。但是在上一次的抵抗邻国侵略的时候,将军的腿伤了。

这对皇帝来说就是大事,谁都知道,最近几十年国家之所以安居乐业繁荣强盛,可不就是因为这位名震四海的铁血将军利威尔•阿克曼守住最危险的边境关口处才相安无事的吗。

所以这次皇帝很急,就直接派出医术最强的艾伦•耶格尔去当将军的主治医生兼护理,说要拼上艾伦一身本领也要治好利威尔的腿。可谁知,当艾伦带着装备去了将军府以后,那位传说不进女色的利威尔看见这位年轻的医生,看到那双传言比皇冠上的翡翠还要色泽明亮的眼睛,就打起了歪主意。

治疗的第一天。

“佩特拉,告诉耶格尔医生,我的身体很不舒服。”利威尔慵懒的靠在软软的床上,伸手招呼旁边侍候着的金色头发的女侍长。“叫他从那个脏死的厨房滚出来。”

“好的,您稍等。”

佩特拉走向厨房,看见那位小医生正在厨房忙着给利威尔煎着中药,忙的灰头土脸的。

她抿嘴一笑,走进对艾伦轻声说道“耶格尔医生,利威尔先生说他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呢,请您去看看,这里就交给我负责吧。”

“在他的房间里吗?”

“是的,耶格尔医生。”

“啊好的,我去看看,那这里就麻烦你了,佩特拉小姐。”艾伦转头回答。

又走出几步,艾伦突然回头,带着一丝腼腆的微笑对拿着小扇子煎药的女侍长说。“嗯,佩特拉小姐,以后你就叫我艾伦就可以了,敬称什么的太变扭了啦。”

佩特拉闻言愣了愣,随即转头认真的看了看艾伦。没有哪位大人物会有这样要求,何况是对一个小小的女 侍长,他们都是骄傲又自视清高的,这对那些人来说,这样的要求是掉价的。自己服饰过那么多的达官贵人,也就只有利威尔先生不喜欢这些缚束,随意的很。

初见这孩子还以为。。。啊看来是自己狭隘了,误会这孩子了。

想到这,佩特拉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再度看了看那在阳光下暖暖笑着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好的,艾伦。”

“喂?利威尔先生?”艾伦扣了扣利威尔房间的外门。

“进来。”

艾伦打开门,跨了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这将军的房间,往常的治疗那位将军都在会客厅,据说他有严重的洁癖,他不允许艾伦进入他的房间。艾伦倒无所谓,反正在哪里治疗都是一样的,患者开心就好,倒是这一次为什么。。

艾伦扯了扯衣服,将皱褶扯平以后便仔细的打量这间房间。

很干净,几近变态的干净。

艾伦觉得,这是他见过最干净的房间了。屋子里整洁的没有一丝多余的东西,整齐干练。木漆的器具被擦的明净的近乎要发出光来了,不见一丝灰尘。一定大部分都是佩特拉小姐干的吧,真是厉害啊,这没有一定功夫是干不了的。艾伦如此感叹。

“喂,小鬼,还在看什么,快过来。”里屋里穿了毫无温度的声音。

艾伦皱了皱眉,走了进去。

利威尔躺在床上,懒懒的向他招手,那双如同无机质的玻璃珠般眼睛淡淡的看着他。

这小鬼,腰身看起来可真纤细啊。

“那么利威尔先生,你的身体很不舒服吗?”艾伦板起脸,十分公式化的问他。

“啊啊,没错。”

“是伤口崩开了吗?”

“嘛,不清楚呢,全身都不对劲啊,酥酥麻麻的很奇怪。”利威尔面无表情的说,但看着少年的眼睛却隐隐约约翻滚着某些不明的情绪。

艾伦看了看他的脸色,很白,虽然没有正常的应有的血色,但看起来精神很好。

那就不该啊,这家伙不就只有腿受伤了吗,并没有其他的状况啊。而且他的体质非常好,恢复的很快,才几天而已,就已经可以下地运动了。那怎么可能会出现什么全身酥麻的情况呢?这家伙也不像是会说谎的啊。艾伦有些纳闷的挠挠头,翠绿色的眼睛发出困惑的光。

“我给你把把脉吧,不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艾伦干脆放弃思考,实践一下应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可以。”利威尔把他困惑的表情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抹不着痕迹的弧度。

艾伦挽起袖子走上前,靠近利威尔的床边。右手两指合拢,不轻不重的准确压住利威尔的手腕脉搏处。

手指下感受到的脉搏很强劲沉稳的在跳动,一下一下的,仿佛重锤破城一般暴怒。让人不禁联想到这个男人的强大和冷静,他如天神一般牢牢的镇守在位于边境最恶劣之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强硬的守住身后千绵延里的繁华,一次又一次将凶残的蛮奴打的节节颓败,好不令人神往!

“喂,小鬼,发什么呆?”利威尔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敲了敲呆懵的小家伙。

“哦哦,没什么!”艾伦反应过来,摇了摇还沉浸在胡思乱想的脑袋,重新凝神。

利威尔看着低着头的艾伦,透过棕色的发丝可以看到艾伦白皙的皮肤和。。浅色的唇。

过了一会,艾伦抬起头,眼神更加困惑了。

“利威尔先生,你的身体很好,脉搏也很强劲,没事。”

该不会是利威尔先生在玩他吧?

利威尔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艾伦,瞳孔暗了暗。

“嗯,这样吧,我去给你开一些凝神的。。唔!”

艾伦还没说完的话消逝在唇齿相接的地方,少年惊吓似的猛然后退几步。

利威尔霸道的直起身,将坐在床沿的艾伦毫不温柔的扯 了过来再度狠狠的吻住。一只手强势的扣住少年的后脑勺,手指插进浓密柔软的棕发里,另一只手就箍住少年还显纤细的腰,力气之大想是要把少年镶进身体里。

“艾伦。”

嘴唇猛的传来一阵刺痛,艾伦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嘴,想要伸出舌头舔舔痛处,可利威尔趁这个好机会便撬开艾伦的唇瓣,却碰到一个湿湿的,软软的小东西。。利威尔突然停了一下,睁开双眼,玩味的看了一眼怀里满脸潮红的艾伦,眼瞳里闪过一丝看不懂的意味。

利威尔突然又狂躁起来,强势而入,疯狂的扫荡艾伦嘴里的每一寸角落。

“唔!放……!唔,放开!”艾伦就没有那么好受了,被人紧紧的搂在怀里不说,嘴里的异物也在强势的攻城掠池,肺里的氧气逐渐耗尽,艾伦的脸因为缺氧和羞涩而满面潮红。

“呐,艾伦,你想做吧。”利威尔放开快要窒息的艾伦,反手将他压在柔软的大床上,居高临下的俯视在他身下剧烈喘息的少年,靠近他通红的耳朵,轻咬住他的细嫩的耳垂轻声道。

“不,不要,放开我!你不要乱来!”艾伦感受到有一只手从他的衣服下摆滑上去,灵巧有力的像一条蛇,他流连在少年细腻挺拔的腰部,不友好的揉捏。被他抚摸过的地方阵阵颤栗,全身酥麻的有些过分了。

“喂,小鬼。”利威尔用一只手将艾伦抗拒的双手牢牢的架至上方,另一只手开始撕开少年前襟的扣子,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安分点啊。”

他低下头,轻轻的啃咬起艾伦的脖颈,在经过喉结时恶意的啃了一下,然后如愿的听到身下人发出了一丝压抑的呻吟。

艾伦满脸通红,翠色的眼睛写满了慌张和渐渐出现的迷离。怎么回事,完全用不上力气,这样下去,这样下去.....

身体在冷空气的刺激下微微颤抖,下身也开始隐隐有抬头的迹象。

“呐,艾伦,弄坏你也没有关系吧。”

“够了,住,住手啊。”

“笃笃笃——”
 
 门里的两人停了下来。

“利威尔先生,您的药已经熬好了。”佩特拉在门口端着药。

里面沉默了好一会。

“啧。”利威尔不爽的黑沉下了脸,松开禁锢少年的手,略略的让开了些。“佩特拉,出去候着。”

“是。”佩特拉疑惑自家主子的态度,嗯,感觉将军的语气有些不爽?但命令下了,她就只好一脸纳闷退出去。

“佩,佩特拉小姐!”艾伦一个激灵,从床上几乎是炸了起来,他猛的推开利威尔,退缩到墙角。

“你你你你你!”少年手颤抖的指着床上的利威尔,一张脸涨的通红。

“小鬼,你要是再不穿好衣服的话。”利威尔深沉的看了一眼少年,用手按了按额头,被黑发微微遮挡的眼睛发出还没有完全消逝的欲色,喉结略略的滚动了一下。“不能保证等下还能让你逃开。”

艾伦低头一看,瞬间就炸了。

原本整齐的白色医者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领口的扣子被暴力的扯开,里衣也完全被撕开,少年的胸膛就这么赤条条的暴露在空气中,头发凌乱,锁骨处还有可疑的浅浅咬痕,嘴唇被吻的微微红肿。做出这么诱人举动的少年现在还在含着眼泪怒视着他。

啊啊,实在是太让人,把持不住了啊。。。利威尔暗叹。

少年慌忙的想将衣服穿好,可里衣是完全被撕坏了不能再穿,外衣的领口也被扯坏了,他拿着衣服又尴尬又恼火。

“利威尔先生!都怪你,你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艾伦怒视,任凭谁遭遇这种忽如其来的事都会感到愤怒的吧“更何况我们两个都是男的,怎么会在一起呢?”

“啊啊,艾伦,你这是在吃醋吗?”利威尔看着他接近抱怨的话语表示心情很好。

“谁吃醋了!”

“那把衣服穿上。”

“这种破布你穿给我看?”

 利威尔无奈的看着艾伦,随手将自己的外套扔了过去。

“不穿你是想裸奔?我是无所谓。”

艾伦接着那件精细的玄黑色大衣,想了又想,在穿和不穿中犹豫着。穿了吧,就感觉自己服了软。可是如果穿自己身上这套破布回去,明天传遍大街小巷的头条恐怕就是最高御医艾伦•耶格尔医生王都当众裸奔,一些眼尖的家伙说不定还会看到少年身上暧昧的咬痕。仔细的横权了一下利弊,少年选择憋屈的套上外套,裹得严严实实。

“那利威尔先生,我要回去了。”艾伦恨恨的看了他一眼,准备出去了。

“去吧,今下午记得来帮我换药。”利威尔说。

“。。。我可以拒绝吗?”

“啊啊,耶格尔医生公然抗旨,拒绝医治腿伤的将军利威尔。”利威尔双手枕着后脑勺,懒懒的述说着。“导致战争前线兵力空虚,治安混乱。代价,株连九。。。”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下午会来的,下午会来的嘛嘤嘤嘤。”刚刚踏出门槛一步的少年脚步一顿,紧接着,少年毫无节操的鬼哭狼嚎的扑进去抱大腿去了。

#END
【感谢那些耐心看到这里的朋友ww~】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尔御ER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