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一生堆||利受天雷

【利艾】《雪童子/snorunt》

•利艾
•很久以前的梗,普通工薪族x妖怪艾伦(总觉得每次我用的设定都非常非常的奇怪눈_눈)
•走向应该是he
•ooc,不介意就往下拉吧xddd
•先说好!并没有写完!并没有qwq!
↓↓↓↓↓那么正文↓↓↓↓↓

【1】
利威尔觉得,最近这个地方和自己应该是中邪了,招惹了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应该有时间去寺庙找和尚要一张祛灾辟邪的符纸来。

至他搬家到着座雪山下的小镇子已经有快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了。

据说这里是一个风景迷人气候良好的疗养圣地。在自己腿伤了以后,就对上司诶尔文发去一纸轻飘飘的请假书,表示自己想要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修养一段时间。

诶尔文想想答应了,让他安安心心的把病养好。

虽然腿伤的不是特别严重,但是影响走路是必然的了。
然而这事发生后没多久,隔壁那个自称为自己的好同僚的混蛋眼镜便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呐,利威尔,我从诶尔文那里知道你要申请去度假对吧?”韩吉兴奋的看着他。

“啊啊,没错。”利威尔警惕的看着这只奇型种,如果她敢说出要和他一起去的话就拿手里的茶杯砸死她。

“疗伤?”韩吉瞥了瞥利威尔看起来有些僵硬的右腿,似笑非笑的说。“啧啧利威尔你还摔的真惨啊,这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好的吧?啊呀真是可怜.....”

“就算是这样,但砸死你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啊混蛋四眼。”利威尔危险的看着韩吉,手里把玩着那只精致的瓷杯。“要不要试试?”

“好好好我不说了,别动怒嘛,拿茶杯砸人多不好?这不符合你的风格!”深知利威尔厉害的韩吉连忙接下那只瓷杯。

“那你想好去哪里了吗?”韩吉又问。

“还没有,打算要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利威尔认真的想了想便摇摇头。

“啊呀呀利威尔你都不知道去哪就请假真的好嘛?”韩吉笑眯眯的说,镜片上闪烁着亮晶晶的光。“嗯说到这我这里倒是有一个符合你性取向的好地方你考虑考虑?”

说着她将一直藏在身后的宣传单替了出去。

“性取向?四眼你是想死了吗?”利威尔说着抽过那张纸,四眼这么拐弯抹角就为了这个吗。

“就是‘性格爱好取向’嘛,没错的!不要在意这么多细节!”

四眼替给他的是一张旅游度假的宣传单,宣传的一座来自雪山下的小镇子,从照片上来看倒是的确符合利威尔的喜好。

延绵万里的雪山圣洁素白,半山腰上面坐落着一座半现代化的小镇,整齐的青石板街和新修的水泥马路交错着,一栋栋古朴的木质房屋上雕刻着精妙的镂空浮雕,半高的小楼和宾馆也说明了这个地方良好的客源。家家户户在外面都挂着暗红的辣椒干或是金色的玉米棒,简单朴实,整个小镇充斥着一股古色古香的韵味,没有大城市的那些无处不在的喧闹繁华和浮躁。落日的最后一抹余韵轻轻的洒在那座不大的小镇子里,静谧的有种淡淡的不真实感。

利威尔的心微微一动。

“怎么样怎么样心动了对吧!著名的疗伤圣地哦!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韩吉眼尖的瞥到利威尔眼里闪过的一丝满意,便很欢快的说。“去吧去吧就去这个吧。我和你说我房子都帮你租好了!”

“四眼你这么殷勤是有什么条件?”利威尔合上宣传册。他的确很满意这个地方,但这个混蛋四眼不可能会这么欢快的将这种好地方随便介绍给他,所以这家伙一定是带着条件来的。

“嘛。。利威尔你居然怀疑我们之间坚贞的同僚情分真是太让我伤心了。”韩吉擦了擦头上冒出的汗珠继续说。“不过的确有点事找你帮忙......”

“说。”利威尔挑眉。

“嗯,你看,你这出去一浪八成短时间不会回来嘛,这样你那份新一季度的提案就没必要交了对吧。”韩吉讨好的笑笑。“所以你干脆让给我呗,那个我没写诶,你也知道诶尔文那个工作狂有多么恐怖。”

“可以。”

“诶居然这么简单就答应了真不像你啊利威尔。”

就这样,利威尔在韩吉的唆使下来到这个地方。

他是一路看来都是很满意的,这个被冰雪包围的静谧小镇的确很符合他的要求。

而这份满意直到他在镇长的带领下来到韩吉说是特别为他租的小屋门口时,破灭了。

眼前的这座房子看起来又破又小,虽然外表看起来有些苍凉但是这都无所谓,但是,这满院疯长的杂草是怎么回事?门把口落满的那一尺厚厚的灰尘又是怎么回事?
利威尔冷冷的看着手指上沾染的灰尘。

混蛋四眼。

这真是不错的报复啊。

利威尔手背上的青筋猛的暴起,几近变态的洁癖怒斥着他现在就回公司把那个奇型种踹进墙里狠狠的碾压,但是右腿的隐隐作痛和那剩下的仅存理智生生的拉回了他。

“镇长,这附近还有别的什么像样点的房子吗。”利威尔忍着性子说。

“宾馆?”

“.....换一个。”以利威尔这种重度洁癖患者怎么可能去睡那种不知道被多少人翻来覆去躺过的床?

“呃,这样的话....”镇长闻言又无奈的想了想,思考着这附近还有什么符合这位麻烦的客人所需的房子。“啊对了,有一座猎户的房子!那儿应该符合您的需求。”

“有主人的房子?”

“不算,是以前一个猎户朋友的房子,他前两年就搬了出去,这座房子也就空给我当小型宾馆了。因为那里离镇子中央很远,所以也没有多少客人愿意过去,很安静,但是每周我都会吩咐保洁人员去打扫卫生。您要去住应该很方便。”

镇长呼出一口白气,搓了搓手继续说。“不过是那里的话您就要和别人合租了,那里每年都会有一对孩子在雪季到那里度假,看情况也就这两天的事了。您来的早,那房子大得很,如果您需要入住可以直接搬东西了。”

“可以。”利威尔略一思索就答应了。

“那我现在带您过去。”

“呲噗——”

利威尔点燃炉火,明亮的火苗瞬间就窜了起来,给这间屋子带来了温暖的光和热。

他做完这一切后,有些疲倦的扶着墙壁艰难的走回里屋躺在柔软的床上。

这的确是一间还不错的双层房子,干净整洁,不知道比韩吉租的那种烂房子好到哪里去了。虽然过一个多月会有两个小鬼和自己同住,不过那倒也无所谓了。

利威尔想着想着眼皮渐渐有些沉重,腿伤的不便使自己
花费了很多多余的力气将自己打点好,现在的确是很疲惫了。

睡一会吧,睡醒再打电话给饭馆订餐好了。

天色渐渐阴暗下来,镇子里面的灯光都点了起来,朦朦胧胧的点缀在满天纷飞的雪尘中很是好看。

利威尔迷迷糊糊的不知睡了多久,睡的不是很好。

在睡梦中,总是恍惚听到有一个少年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的不知说着什么,时而轻笑,时而呢喃。声音清脆的很好听,带着冬天初雪般的清香爽朗,使他有些烦躁却又生不起气来。

他突然睁开眼,周围是一片独属于夜晚的漆黑,并且有着一种不知名的淡淡寒冷,炉火已经熄灭了。利威尔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在睡前往火炉里放了足够多的木料,没理由现在会熄灭啊,窗户又没有打开过。

利威尔有些艰难的捂住右腿起身,摸索着将自己房间的灯光打开。

灯照亮的一瞬间,利威尔的心里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的房间布满了很多小雪堆,在雪堆附近,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白色的脚印,准确的说,是布满了由雪组成的人的脚印。像是孩子踩着雪在他的房间里面奔跑行走,留下了脚印般的雪迹。

而在他的床边,也有很多,令人毛骨悚然。

炉火也完全的熄灭了,但并非是因为自然熄灭而是被人为的用水源浇灭的。

是谁干的恶作剧吗?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被利威尔打压下去了。

不会的,自己刚来这个地方不久,此地的居民也就刚认识老镇长一个,怎么可能会有人这么无聊。

那么....

利威尔瞳孔猛的一缩,他冷冷的注视着四周。不是没有那种可能,在这座没有完全开化过的山里小镇,很可能有些脏东西的。

【2】
次日,雪山上颇负盛名的寺庙。

“先生您是要求什么?”一位小沙弥双手合十虔诚的问着来人。

“不是来求签的,让你们方丈给我几张驱邪的符纸。”利威尔看着这小沙弥开口道。

“您是遇到妖秽了吗。”

“啊啊,也许是的。”

“嗯好的,您等等,贫道这就去请示方丈。”小沙弥拜了拜,转身而走。

利威尔趁着这个时间便在周围转了转。这是一座颇负盛名的寺庙,传说在此祈福都是很灵验的,所以信徒很多香火不绝。且每年都有人开着豪车带着大把的钱过来求运求事业求姻缘,他看到很多虔诚的信男信女跪拜在大堂烟雾缭绕的佛像面前,面容庄重,口中念念有词。而一堆远道而来的城里人便在此求签,小心翼翼的抽出一签完全看不懂的文言文便急急忙忙的找旁边的和尚解签。

有人欢喜有人忧。

利威尔在原地等那小沙弥等的有点不耐烦,看着不远处热闹的求签大队,自己竟鬼使神差的也凑了过去。

“您要求什么签呢?”

“嗯,姻缘吧。”利威尔想了想选择了姻缘。毕竟事业这种东西他已经拥有了很高的地位,而姻缘,自己作为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叔”却还没有配偶的这件事却被四眼那个混蛋讥笑了很久。

和尚摇了摇签瓶后,将它转向利威尔。

“那么先生请抽一根吧。”

利威尔随手摸出一根。

上上签。

“喂和尚你知道什么意思吗?”他看着这根质感良好的竹条问和尚。

“抱歉先生我并不会解签,不过既然是上上签应该会是不错的吧。”和尚笑笑指了指不远处解签的老和尚。

“施主,你命定之人就在你的身边,记得万万不可错失良机。你爱的人或许会遗忘你,但请千万不要放弃。”留着长长白胡须的老和尚团坐在蒲团上,手里握着利威尔递给他的竹签,细细解读一番就高深莫测的笑着说。“但这位命定之人可不好找,愿施主好运吧。”

命定之人?呵,随便来到一个地方就会有命定之人?而且,既然会将他遗忘,有何来的爱恋?真当这类东西便宜到可以从天上掉下来吗,要是这样自己也不至于现在都还没有个看的顺眼的对象不是吗。

利威尔有些不屑的随手接过签转身就走,回到前院,看到那个帮自己去求符纸的小沙弥已经在原地等着他了。

“啊先生,这是您要的符纸,可以祛除一些妖灵。”

“谢谢了。”

回到自己的宅子,利威尔手里已经握着几张质感不错的符纸,上面张牙舞爪的画着奇怪的字符。

“啊啊,贴门上应该就可以了吧。”利威尔想着就将其中一张贴在大门口后又往里走,恰巧没有看见身后的空气中飞快的划过一丝叹息似的波纹。

一路贴过去,就差自己的房间的门没贴了,那个小沙弥特别说过最后一张一定要贴到出现奇怪迹象的房门上。
利威尔伸手拿起符纸贴过去时,门前和符纸之间的空气突然剧烈波动起来,好似形成了一堵透明而又坚实的墙,阻止了那张符纸。

他挑眉,看来这玩意有用啊,那小东西要出现了?
这时,符纸莫名开始燃烧,翻腾起金色的火焰。不久符纸便变成一缕青烟消逝在利威尔手里,同时,空气里传来一阵少年略微颤抖的声音。

“你,你不要贴这扇门好不好,我真的没有恶意的。你那张符纸会将我从这里弹出去,那样的话,我就会没有地方可以住了。”

嗯,没错,和那个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的声音很像,应该就是昨晚那家伙了。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唔,请看上面。”

利威尔抬头,发现旁边的五斗柜上出现了一个逐渐清晰的影子。那是一个少年,长相很精致,但看上去并不是人类,从棕色的头发下隐隐显现出一对精灵般尖形的耳朵,猫儿似的瞳泛着翠色的光,那是比绿祖母还要更具色泽的宝石,但此时少年有些烦恼的看着他。

“我叫艾伦,是雪童子。”少年歪着头,浅棕色的发丝尽数垂在额头和脸颊上,将那张本就只有巴掌大的小脸的大半都隐藏在阴影中。这看起来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是善灵,没有恶意的。”

他又重新强调了一遍。

这家伙穿着一身精细的月底白的八重樱和服,原本是少
女出嫁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竟没有丝毫违和,倒是透露出了一股少年人的清醇,像是古代时期盛装出席的贵族少年。

本来还以为是些什么长相令人恶心的妖怪,但没想到这小鬼意外的很好看啊。

“啊啊,昨晚在我房间踩出一大堆白色脚印的就是你这小鬼吧,还有在我睡觉的时候在我耳边唧唧歪歪讲个不停的也是你吧?”利威尔挑眉。“很吵。”

雪童子?记得是那个传说冬天在雪天才有可能诞生的妖怪,这小鬼.....

“呃,是的,是我没错。雪童子如果不是刻意的话会留下行走的雪迹。”少年有些窘迫绞了绞手。“因为有很久没有见过人类了所以很好奇。。如果打搅到你了真的非常抱歉!”

这种看起来有点蠢而且毫无心机的家伙是怎么在妖怪圈里面混到现在的?

利威尔看着艾伦,对他招招手,意示他下来。

“嗯对了,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少年从那张高高的五斗柜跳下来,木屐踏地发出清脆的声音。突然,他发现这位差点就将他赶出住所的人那被羽绒服遮挡住的右小腿好像隐隐约约有些蹒跚。“咦?你的腿......怎么了吗?”

“我的腿摔伤了,来这里疗养,小鬼你叫我利威尔就可以了。”利威尔看了看比他还要高出十公分的少年,有些不爽的说。

“啊好的利威尔先生,可是据我所知,人类发生这类事情就应该在家中好好的修养......”

“你的意思是叫我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

“啊嘞嘞我不是这个意思。”艾伦有些慌张的摆手,一张脸因为他的误会而带上了一抹好看的红晕。
少年又看了看利威尔的腿,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又握了握拳,转头对他说。

“那个,利威尔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治好你的腿。”艾伦咬了咬唇瓣,认命一般的叹息着。“算是我之前打搅你的赔偿好了。”

赔偿?小鬼这是想治好他的腿吗?

“可以。”利威尔玩味的看着艾伦。

“那么......”

少年闻言笑了笑,开始慢慢闭上眼睛,细长的睫毛在眼眶下投下了浅浅的阴影。他双手合十,嘴里轻轻吟唱着晦涩难懂的古老咒语。慢慢的,房间里涌来了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一阵清凉的风,夹杂着来自冰雪的清冽,风吹起了少年宽大的振袖,一股圣洁又温暖的白光从他相合着的手里散发出来。

这就是....妖怪?

艾伦将手里的白光轻轻的扣在利威尔受伤的腿上,随即白色的光就开始脱离少年的手掌的瞬间便分解成一大片零星的光碎片,碎片逐渐渗透进利威尔的身体里。当光芒完全消逝后,少年呼出一口浊气。

“现在,应该可以了吧利威尔先生?”艾伦冲他微微一笑,有些踉跄的倒坐在地上,一脸求表扬的看着他。

霎时,利威尔感受到自己的受伤的那条腿此时正在被那道埋进身体里的白光快速的治愈,一股暖流正在全身的经脉里快速游走,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细胞正在疯狂的滋长。他的腿渐渐的不再那么的麻木。

利威尔挑眉,试着开始慢慢站起来,双腿踏地的那一刹那,他惊讶的发现,右腿没有以前站起来隐隐的疼痛感,而是踏踏实实的站立着,没有任何不适。

啊啊这就是妖怪的力量吗,不得不说还真是神奇啊。利威尔舒服的眯了眯眼。

“嘛这就是你们妖怪的力......喂小鬼!”

利威尔睁开眼睛,正打算好好犒劳一下治好他腿的功臣时。却惊异的发现,少年有些虚弱的坐在地上靠在墙边,就连身体都没能完全实体化,出现了一丝诡异的透明。

“艾伦,你怎么了。”利威尔不由自主的半跪下去,摸了摸少年的头。

“利威尔先生我没事的,我不算什么大妖怪,法力不够呢。刚刚有点消耗过度了,不过没关系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呢。反正现在......妖力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并不值钱啊。”艾伦睁开双眼,那双仿佛燃烧着的翠瞳此时也盛满了疲倦,隐隐约约划过一丝落寞,但却依然笑着。“你没事就好了啊,不过,现在我可能要睡一会了。”

“.....没能力就不要逞强啊,笨蛋小鬼。”

利威尔看着少年已经熟睡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真的毫无戒心啊。

他伸手有些粗鲁的将少年打横抱在怀里。利威尔一边走向卧室,一边低头看,他有些惊悚的发现艾伦的身体比刚才更加透明了,甚至可以穿过他看见自己的手臂,这种感觉真是该死的不好。

他将少年抱到床上,解开他宽大的和服,只留下一身同样洁白的里衣,然后塞进被子里,宽大的床上只能看见少年一张小小的脸。

艾伦蜷缩在被子里面,床上隆起小小的一团。他睡的很
自然像是没有烦恼,像是无拘无束的稚儿。果然是传说中最质朴的妖怪啊。

利威尔看了一会艾伦的睡颜,将手伸进被子里,摸索到少年的手。

艾伦的手软软的,皮肤很细腻,但是凉凉的,没有正常人应有的温度,这难道就是妖怪的温度吗?医生曾说过自己的体温较比常人低,可是毕竟要比这小鬼要好得多,利威尔犹豫了一下便抓紧少年的手,与之十指相扣。

【3】
火车的出站口。

一辆绿皮火车吱呀吱呀的停了下来,接着,从里面艰难
的挤了下来两个提着大包小包的身影。

“呐三笠,我说你有必要带这么多东西回来吗?”金发的少年费力的提起两大袋东西,喘着气的看向旁边的同伴,加紧步伐追赶上。

“他会用到的。”三笠紧了紧脖子上的红色围巾,抬脚向镇子里面走去,冷气将她的小脸吹得有些发白。“今年雪季来的比较早,我们应该早些来的。”

“好好好,下次我会及时观测天气的。”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出去。

出了火车站,眼前是一片熟悉的银装素裹,两人感受到了北方冬天那呼啸而来的寒气,不由的都轻微打了个寒颤。

“三笠,我去买进镇子的车票,行李你就帮忙看一下好了。”金发的少年放下手里繁多的各种行李,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

“好。”

“哟这不是阿尔敏,三笠嘛!今年又来了啊。”爽朗略带些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阿尔敏有些疑惑站住脚,诶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啊。

在指挥搬货物的老镇长眼尖的瞥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笑呵呵的迎过去,拍了拍他俩肩膀上残留的雪渣。“居然在这里碰见了真是缘分啊。”

“多谢老镇长帮忙打点了。”阿尔敏反应很快,笑着转身从塑料袋里摸出一瓶纯度很高的白酒替了过去。“镇长是在搬货物啊。”

“是啊,你们也是要进镇的对吧,等我一下我们一起进去。”镇长接过酒。

“那就麻烦您啦。”阿尔敏看了一眼三笠,接着说。“对了镇长,我们今年也是要租那间房子的。”

“啊知道知道,早就帮你们打点好喽!”老镇长拍拍手,想了想。“不过今年有一个来疗养腿伤的男人比你们先住进去了。”

“疗养?”一直没有搭话的三笠突然开口,像是捕捉了敏感词汇一样盯着镇长。

“啊是的,本来是租了房子的,但好像很不满意,我就只好把他引进去了。”

三笠闻言皱了皱眉,悄悄伸手扯了扯阿尔敏的衣服。

“那镇长我们先去车那边了,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啊。”阿尔敏心领神会。

“好好好。”

两人走出很远。

“有个男人比我们先进去了,那他会不会.....”阿尔敏有些担心的开口。

“不会有事的。”少女打断他的话,脚步越来越快的向前走。

等我,艾伦,我很快就来了。

此时暖气十足的房间里两个人正僵硬的对峙着。

“张嘴。”

“我不要!”

“啧。”

“才不要你.....至,至少我要自己吃!”

利威尔端着碗,手里不断的搅着稠稠的奶肉粥,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在床上拒绝他喂食的小鬼。

这小鬼好不容易醒了,应该需要好好补一补的。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张嘴。

艾伦一呆,拉紧自己的里衣向床里面缩去。
一边缩一边摇头。

妖怪什么的吃什么粥?睡一觉起来妖力恢复活力满满了不就行了嘛!还被人类喂?天呐你见过哪个妖怪是这样的德行啊,人类不都是看到妖怪就屁滚尿流的逃跑的吗!这,这个叫利威尔的人类怎么回事,他们俩不都两不相欠了吗。

“我才不要——”

少年拒绝的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那满满一勺子的粥已经被利威尔杵到了他嘴边并重重的压住了他的唇让他无法开口,铁质的勺子碰到艾伦的齿贝,隐隐从勺子上而来的危险信号让人毫不怀疑若是少年再不张开嘴就会被生生捅烂牙齿直接将勺子塞进嘴里。

那带着明显不耐烦的神色的男人用锐利的深褐色瞳孔盯着他,无形的压迫感让身为妖怪的艾伦全身僵硬,根本不敢反抗。

而反射性张开嘴的少年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利威尔将一勺子热粥塞进自己嘴里。身体的本能让他的嘴不由自主地
咀嚼了几下,将已经到了嘴里的粥咽了下去。

诶真是,帮他治腿的时候感觉这人明明没有那么可怕的啊.....

咽下了第一口粥,正准备再次拒绝的艾伦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又是一勺满满的粥塞了进来。他含着那口粥,吞也
不是吐也不是,他只得抬起头,瞅着面前的男人。

清澈的翠瞳眼巴巴的看着他,稍显慌乱的样子很像一只受到侵犯但又不得不在淫威下屈服的狼崽子,这种微妙的反应让利威尔心情愉悦了不少。

又勉强吞下第二口,艾伦趁这几秒间的空隙一把握住利威尔拿勺的手。

“那个,利威尔先生,果然还是我自己....”话还没说完一半,利威尔就已经无视少年阻挡着他的手,满满的粥又是一勺子横在他的嘴里,根本不打算给少年开口说话的机会。

于是艾伦就这样一勺一勺憋屈的被喂了下去。

奇了怪了啊,明明自己是一个堂堂的妖怪,为什么要听你的指挥啊。

吃完抹抹嘴的艾伦有些不服的看着正在洗碗的利威尔,虽然看他那个架势好像是要把盘子都擦破一层才满意。

“喂小鬼你是一直呆着这个地方吗?”利威尔放下一个干净的似乎可以反射出人影的盘子,不经意的问道。

“嗯?这个地方?利威尔先生你是指这座雪山吗?”艾伦转头,歪着脑袋很认真的说。“没错啊,我从出生就一直在这里。”

“出生?那么小鬼你都几岁了啊。”

听到这个问题艾伦猛然睁大眼睛,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但随即很快反应过来。

“从这个雪山形成,从这块区域下的第一场雪开始,我就存在在这个世间了。”

“不过具体的时间我也不太记得,我的记忆甚至只有最近的十年。”

“啊啊,这么说小鬼你其实是一个老妖怪?还有雪童子
的记忆居然只有这么短还真是可怜啊,真是金鱼一样的智商。”利威尔洗完盘子,擦了擦手就懒懒的躺到少年身边。

“诶利威尔先生你这么说就很过分了,这记忆力又不是我能决定的。”艾伦挠挠头,突然又笑了。“再说了我怎么样也要比金鱼好吧,金鱼蠢蠢的,只有七秒的记忆。”

“那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有妖怪朋友吗?”

“唔,没有的,没有人会愿意和雪童子玩。”艾伦低垂着头,透过垂下来的发丝可以看见少年抿紧的唇,他缩成小小的一团,无声的控诉着抛弃。“毕竟十年后就忘光光了嘛。”

艾伦转头,看着窗户外面纷纷扬扬飘洒的雪花出神。瞳孔深处微微的反射出少年心中抹不去的一记浓重的伤痕。

——艾伦,我再忍不了了!百年了!为什么,为什么过去你又将我忘记了!每次都这样,十年后我们便是陌路,再深厚的友谊也永远只有我一人记得!

——不,我不是故意的,遗忘并不是我的本意...

——你真残忍,艾伦。

那天,暴风雪呼啸而来,带着刺骨的寒冰。艾伦再度睁开了双眼,翠色的瞳冰冷又茫然,记忆深处是一片残酷闪烁着的空白。

对面那只很可爱的鹿瑟瑟发抖的站立在风雪里泪如雨下,在他的面前撕心裂肺的咆哮,墨色的瞳看着茫然的艾伦写尽了失望。

他乞求他留下。他不理,他无法再原谅十年后好友的遗忘,次数多的他已经快要麻木。这天,他看着一脸茫然的艾伦又一次用一种极度陌生神情看着他,翠色的瞳孔紧张的看着他,像是防备他的说出。

——“你是谁?”

鹿终于愤怒了,他已经受够了,受够了原本亲密无间的朋友用冷漠和不信任的神情一次又一次问他,“你是谁?我们曾经认识吗?我们曾经是朋友?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从前,鹿都是不忍的流着泪摸了摸他的头,在少年心目中以一个全新的朋友身份继续生活下去。但这样,在内心的委屈和怨气便会在这种不忍中渐渐加深。

而这一次,他不再选择少年。

离开了这座和少年一起居住过上百年的雪山,将身后泪流满面的少年抛下,头也不回。

“可是,我也不想这样的啊,每次....每次都这样,为什么我会是这样一个妖怪呢。”少年抬头喃喃道,将眼眶里带着酸涩的液体生生咽了回去。

利威尔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安抚性的揉了揉艾伦的头,
幽幽的叹了口气。

很久从前这小鬼应该也有很多朋友,但是都一个个受不了雪童子遗忘的个性而离开了,毕竟又有谁能够一直忍耐十年后原本亲密无间的朋友一瞬之间变得陌生呢?十年对于那些妖怪来说真的太短暂了,短的仿佛只有一息之间。

“小鬼,明天我带你出去。”沉默了很久的利威尔突然站了起来,认真的直视少年那双带有一丝落寞的翠瞳。小鬼难过的样子真难看啊。

“是出去...玩吗?”艾伦闻言有些惊讶的收回看着窗外雪花的视线。

“嗯。”利威尔说着就从搁置在床上的背包里面找到一本旅游指南,翻开仔细看了看。

“附近的话你应该都去过了吧,所以,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可以吗?等你恢复一下就去...”
利威尔先生要和我一起出去玩?我们一起?!

“我我我我没关系的!我们现在就去吧!!和利威尔先生一起去。”少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握握拳,方才的伤感一扫而光。

“喂,小鬼冷静点!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利威尔伸手不客气的敲了敲少年的头,然后又继续翻阅起手里的指南。

“诶诶诶?”

羿日,高速公路上。

“那个,利威尔先生,我们还没有到吗...”艾伦侧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双猫儿似的眼瞳不耐烦的看着窗外飞驰的单调景色。“真无聊啊真无聊,为什么那里会这么远啊。”

“嘁,耐心点啊小鬼。”利威尔手握方向盘,时不时有些无奈看看旁边出其不意各种姿势坐着的艾伦。

没办法啊,那个度假的小镇艾伦已经来来回回转过很多次了,完全没有新奇感啊。所以利威尔就拿着地图直接问小鬼是否想要去什么地方转转,本来以为艾伦会随便
指一个不远的城市玩玩就算了,可谁知,

少年听到这个问题就眼前一亮,绿色的眸子闪过了兴奋而热切的光。

“海!利威尔先生,我最想去的地方,是海。”艾伦双手合十,十分郑重的说,一双眼睛期待的看着利威尔。

不得不说,艾伦的眼睛很好看,像是绿祖母一样纯净光洁的宝石,这样眼巴巴的看着别人的伤害力很高,有让人完全拒绝不了这孩子的感觉,像利威尔就很吃这套。

可是!

这小鬼想去的地方是海边,是大陆沿岸。而我们!在遥远内地的雪山.....

本来想直接拒绝的利威尔看到艾伦有些失望和不甘的脸叹了口气,最终心软了下来,揉了揉艾伦软软的头发。
“那好吧,那路程就会比较远,敢在半路中说些什么抱怨的话就直接将你丢出去。”

所以之后小小的抱怨了一下的利威尔查了查地图,和艾伦确定了一个风景优美的沿海城市,然后就向老镇长借了辆破车就出发了。

当然,借车的老镇长看着利威尔的表情是无比惊悚的,他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利威尔脚伤这么快就好了而且已经到了可以活蹦乱跳开车的地步,难道这里的环境能够有利于伤势的回复还是什么的?嗯,看来这是个宣传的好机会。

于是百思不得其解的老镇长成功的找到了一个宣传的好商机。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尔御ERYU | Powered by LOFTER